【導讀】暑期mSATA旅游旺季,北京非法“一日游”依舊猖獗。拉客時連蒙帶騙,上車之後馬上變臉。《天天315》本期聚焦:非法一日游,究竟何時休?
  央廣網財經北京7月28日消息 據經濟之聲《天天315》報道,暑假到了,來北京旅游的外地游客多了起來,看升國旗,逛天安門,游故宮,爬長城,這對於第一次來北京的游客來說,都是充滿期待的行程。可是,如果不小心遇到了黑導游或者非法旅行社,同樣的行程就會變得面目全非,甚至是擔驚mSATA受怕,步步驚心。這幾天,我們的節目陸續接到了多位外地游客打來的電話,說他們在北京旅游期間,被非法“一日游”給騙了。其中最氣憤的是一位在北京求學的外地學生小尹。
  小尹:晚上我順道去了天安門廣場想去逛一下,結果被那個黑旅游拉客,騙我說全程去長城,只要100固態硬碟塊錢,全程都包了。還說了好多,說去八達嶺長城、十三陵,什麼皇家四合院、奧運鳥巢、水立方小人國什麼的,她還帶我去那個彥民國都旅行社看了一下。
  當時,拉小尹入旅行團的是一位帶點東北口音的大媽,人特別熱情。小尹已經在北京生活了很多年,但一直沒有時間竹北買房去逛逛北京的名勝古跡,特別是長城一直都沒有去過。大媽看小尹有些動心,於是更賣力的宣傳了起來。她說學生入團的費用本來是150塊錢,因為是暑假所以就漲到了180塊錢,如果在她這裡報名的話,只需要100塊錢,大小門票、導游、服務都包括了,不需要再交納任何額外的費用。
  大媽:小妹你聽我說啊,原先台東民宿是150,因為現在學生放假就漲錢了,你自己到那報名價錢就高了,可能就180了,知道吧?你在我這報名,就給你優惠了,我們業務員是按人掙工資的。你少花80,你跟其他人坐的是同一輛車,跟人家待遇是一樣的,包括大小的門票,往返的車費,一頓午餐,導游的服務。早晨接你也不用你花錢。
  小尹當場付了100塊錢的團費,還與這家叫做彥民國都的旅行社簽訂了正式的合同。小尹心想,有了合同就不怕了,如果有什麼問題,合同應該可以保護自己的權益。這位大媽還拍著胸脯保證,自己每天都在天安門廣場,拉到的客人也都住在這附近,低頭不見抬頭見,她保證是跑不了的。如果是騙人的話,她自己也就沒法做生意了。
  大媽:因為來北京的都是外地來玩的,有很多人到這來沒有住宿的地方,我就幫他安排住宿的地方,就住在這附近。人家天天能見著我,人要指著我鼻子罵我兩句,那我該多難堪。
  大媽的話讓小尹的心稍稍的放了下來。可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第二天一上旅游大巴,導游的話和之前大媽所說的那就完全不是一回事了。導游說,出來玩一趟求的是要開心,旅游當中有一些自費景點是值得去的,門票是100塊錢,如果不想交就得選擇自助游。也就是說,從現在開始一切費用要自己掏,之前交過的團費和這個沒有關係,想去景點還得再交錢。車上嘈雜,外加這位導游口沫橫飛的忽悠,很多游客都有些蒙了。
  導游:為什麼收你100塊錢?旅游單簽單簽下來之後是78一張票,就靠這個來補充團款原有的不足給旅游區和旅游社,所以每個票價裡加了22塊錢,所以綜合收費收了100塊錢的自費定價。綜合定價跟基本入團費是兩回事,很多人就會說了,為什麼有自費,為什麼收錢?為什麼?我為什麼講這麼多?就是為了讓大家不問“為什麼”,每個人我都講一遍,嗓子都啞了,就是為了想補充團款微微的不足,已經豐富了旅客的旅行生活。人生一輩子,我們3700多天,本山大叔說了,刨去我們生下來呱呱哭的時間,刨去老了之後床上躺著哼哼的時間,年輕的時候減去我們努力奮鬥上班的時間,真的留給自己一輩子出來玩兒的時間有限,就幾十來天,無非我們多看看景點,我們的孩子享受到了,女兒、兒子享受到了,老公老婆享受到了,爹媽享受到了,親朋父母享受到了,這錢沒有白花,都花在自己家人身上。
  不只收走了合同,還要再加100塊錢團費。顯然,這讓旅游大巴上的游客都心生不滿,可大家都已經上了車,不交錢就得下車回去,白白浪費一天的時間。於是,大家只好交了錢,踏上旅程。不過,錢是交了,可該去的地方卻沒去,這讓小尹很生氣。
  小尹:讓我們去看雜技,表演都特別惡劣,而且都特別可怕,就是拿釘子穿眼睛什麼的,而且人家也是問我們要錢。本來說去八達嶺長城,結果給我們拉到十三陵水庫,什麼石牌坊、古神道什麼的,這些我們只是路過,根本就不讓下車看。然後就帶著我們購物,就一直不停的購物。
  景點隨便更換不說,被逼購物更是讓人受不了,小尹說,導游就直接明說,說買東西就是給他面子,她直接拿提成,不給面子的話,就別怪他翻臉。
  小尹:那個導游就說,買那個果脯和烤鴨還有提成,別人會給他好處,說每個人都要買一些。因為我本身就在北京,我就沒買。那個導游當時說我,你連個面都不給我,別人都買了你怎麼就不買啊?我跟他說,我就在北京,我不回家,我就不需要買這些東西。上了車以後他就說,買東西的我感謝你們,好歹你們能給我面,能有點心意。沒有買東西的人,對不起,再問我什麼問題,我只送你三個字:不知道。
  本來是開心的旅行,結果卻受了一路的氣,除了小尹之外,車上很多游客都很氣憤。很多外地游客都說,沒想到來北京旅游是這樣的,下次再也不來了。
  事情到這裡還沒有結束,儘管車上的很多外地游客很不滿,但大多數都自認倒霉,只有小尹和少數幾個乘客站出來維權。當旅游車抵達最後一站鳥巢的時候,小尹嚮導游索要被收走的旅游合同,遭到拒絕還被罵了一頓。為了防止旅游車開走,小尹堅持不下車,結果被司機直接拉走了。隨後,小尹報了警。
  小尹:到鳥巢再參觀,其實它就是到鳥巢就把我們扔在那就走了。當時到了鳥巢以後,我就跟他說,那你把合同給我吧。他們就不給我合同,而且還罵我缺心眼、神經病什麼之類的,我就報警了。警察還沒來的時候,因為我不是不下車嘛,他就拉著我一個人走了。我在車上就問司機,你拉去哪呀?那個司機說,我願意去哪就去哪。警察問我在哪呢?我就跟他說,司機拉著我走了,我也不知道去哪。那個警察就說要不要攔截什麼的。後來我就問了司機,那個司機說,我給你拉到公司,你找公司去吧。司機把我拉到公司後,那個老闆娘又把我罵了一頓,那個派出所的警官給我們處理問題的時候,當著警官的面就罵我,那個警官都看不下去了。
  最終司機將小尹送到了旅行社,警察也到了。可就在雙方進行調解的時候,旅行社的老闆娘還繼續辱罵小尹。
  小尹:我只是要合同屬於我的那一聯,那個老闆娘說,那個合同不屬於我,她不給我合同還罵我,說合同根本不是給你的,你個神經病,說得特別難聽。
  經過警察調解,最終旅行社退回了小尹的200元錢,還有額外收取的高速費3塊,還另外給了一些賠償,共計600元錢。
  小尹:我的目的不是說要賠償,就是想解決這個問題。每個中國人到北京來都非常有尊嚴的,而且首給每個人留下的都是非常好的印象。我一開始不要這錢,我說我既然去旅游,我只要我那份合同。她就不給我合同,說可以給補償。後來那個警官說,還是賠償一下。一開始我說給1000,老闆娘不同意給,後來因為警官又說了一下,就給了600。
  在《天天315》接到的投訴中,大部分游客的受騙經歷都和小尹類似,可是結果卻不盡相同。人生地不熟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抱著這樣的心態,很多人選擇了沉默,忍氣吞聲。有的人撥打了旅游局的投訴電話,也報了警,無奈行程緊湊,等不到事情解決就要返程。而小尹選擇了勇敢維權,最終得到了賠償,也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去震懾了那些猖狂的非法導游和旅行社。如果有更多的人像小尹一樣,對這種欺詐行為勇敢說不,多一點堅持,這樣的黑導游,黑旅行社自然就沒有了生存的空間。在我們不斷督促有關部門嚴打重罰黑導游的同時,作為消費者,要勇於表達,勇於爭取自己的權益,這也是遏制黑導游的一把利劍。
  專家點評
  雖然事情最終解決了,但小尹的例子畢竟是少數,而對於大部分的外地游客來說,像小尹那樣維權還是需要一定的勇氣的。那麼,對於身處外地旅游的游客時,如果碰到這樣的欺詐行為,應該怎麼樣維權?小尹儘管獲得了賠償,那麼在維權過程中,還需要註意什麼樣的問題?這種非法一日游又該如何根除?經濟之聲特約評論員劉思敏、北京潮陽律師事務所律師綦曉芳做客節目,就此事發表觀點和看法。
  北京潮陽律師事務所律師綦曉芳指出,這種靠打低價團費引誘外來游客的“一日游”之所以依舊猖狂,有以下幾個原因:一是很多外地游客對北京旅游景點的行價不熟悉。第二,外地游客沒有在北京投訴非法“一日游”的時間和精力,往往吃了虧之後,大多人選擇忍氣吞聲,很少有人選擇積極主動找相關部門投訴維權,這樣反而更加助長了非法“一日游”的氣焰。第三,非法“一日游”的背後已經形成了較為穩固的利益鏈條,黑車、黑導游、黑點、黑店,諸多謀利環節層層相扣,而旅游管理部門聯合公安、城管等多部門共同執法,打擊各類非法“一日游”的行動,可能效果只是停留在暫時驅散街頭散髮小廣告的散兵,及時抓到並處罰其中一些人、一些店,但沒有斬斷其中的非法利益鏈。執法行動一過,這些“一日游”大多又恢復了常態。
  綦曉芳建議,游客在遇到糾紛時,要保持冷靜和理智。首先要確保自己的人身和財產安全,同時要避免與旅行社的導游或者司機言行過激。此外,要適時提出自己的權益進行主張,或者向相關的旅游投訴部門或者公安部門進行投訴,還要保存好相關證據,以便事後維權。
  經濟之聲特約評論員劉思敏認為,小尹把合同交給導游這種做法是不恰當的,因為合同是自己要保留好的,導游沒有任何道理去收合同,因為合同是消費者維權最重要的一個證據,消費者要保存好。
(原標題:北京非法“一日游”猖獗:多次收費 罵游客“神經病”_fin)
(編輯:SN054)
創作者介紹

新電視

fv28fvlzd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